AloofLu

沉迷游戏超低产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纵然黑夜孤寂 白昼如焚
但我的灵魂 将永远会为音乐
还有你躁动
Mozart Requiem Christian Thielemann

如果要我找一首适合月君的曲子……就是这个了,"Confutatis" out of “Dies irae” out of Requiem by Mozart,魔鬼与天使一秒无缝切换啊

Simple Happiness

就在今天这么一个很丧很丧的早上,我突然想起了前几个月前坐在圣约翰教堂前的长椅上看到的场景。那时候我也很丧,别人都兴致勃勃听导游讲解,我却觉得很疲惫。就像整个花园的花朵在清晨的阳光沐浴下绽放了,我却枯萎了。我很累,想找个地方坐下。正好圣约翰教堂前有很多长椅,许多当地人和游客休憩,鸽子在长椅与教堂之间的空地上蹦蹦跳跳。

我就去坐了,我猜还带着十分忧郁的面容。坐在我面前的是俩个俄罗斯小男孩,应该是兄弟两个。他们一人坐在长椅的一端,在玩传球的游戏。一个兄弟接住从长椅那段传来的球咯咯直笑,然后再把球咕噜咕噜地传到另一端的弟弟,弟弟同样成功地接住了球,和哥哥一起笑,把球咕噜咕噜同样传回去,然后俩人又一起...

【L月】L is for Lazy/L原来是个懒癌

本月第一天就完成了月更任务哈哈哈作者表示也是个懒癌!

在没和L全天拷在一起之前,月还只是鄙视L怪异的举止,但在和他朝夕相处了一段时间后,他发现L不仅怪,还是个懒。

 

事情是这个样子的,早上当模木桑看到了一则背背乐广告,并且非常真诚地推荐给L时,松田桑立即反驳了,并开始深情并茂地抒发自己对L的崇拜:“模木你懂什么?驼背是L的标志啊!那仿佛将全世界的恶都压在了自己背上的像虾一般弓着的躯体,是他为了这个世界的正义,不辞辛劳、日日夜夜、牺牲自我工作的象征啊!”

 

暂且不表松田这番话到底是歌颂还是讽刺性更强,在月勉强忍住笑意时,只听见一个平静如水的声音从旁边的座位响起:...

【月L】失衡

为了打破9月零产出,只能从正在写的中短篇里拉出一段改成短篇混更 

因为我太懒了,开头直接复制了之前写的丧钟为谁而鸣的开头(等等这个人←_←...但放心,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故事。

夜神月因为一条铁链被迫和L一起的同居生活已经快两个月了,而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们之间生出了无法言说的暧昧情愫——毕竟是两个站在相同高度的天才少年,他们默契的仿佛天生就是一对锁与锁孔,即使是同性,也无法影响他们的头脑“咔嗒”一声就这样对上,和对方一起开启以前独自一人从未到达过的智慧的乐土。无穷的新鲜、惊奇和刺激感令他们疯狂而愉悦,不自觉为对方吸引,如此自然地擦出了绚烂的火花。

 

只剩一层窗...

【L月L无差】丧钟为谁而鸣

月因为一条铁链被迫和L一起的同居生活已经两个月了,而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们之间生出了无法言说的暧昧情愫——毕竟是两个站在相同高度的天才少年,他们默契的仿佛天生就是一对锁与锁孔,即使是同性,也无法影响他们的头脑“咔嗒”一声就这样对上,和对方一起开启以前独自一人从未到达过的智慧的乐土。无穷的新鲜、惊奇和刺激感令他们疯狂而愉悦,不自觉为对方吸引,如此自然地擦出了绚烂的火花。

聪明如他们,怎么不会明白这火花名为何物,离捅破那层窗户纸只差一个冲动的瞬间。

而终于在那一刻,他们之间的暧昧到达了顶峰。L没有察觉到月刚洗完澡,穿着白色浴衣已经坐到了他的身边,想去拿资料,一转头便撞见了月放大的脸,他的嘴...

【L月】Conquer

那在众目睽睽之下L和基拉的宣战后,私底下龙崎和夜神月的暗中较劲也拉开了序幕。两人在打完网球赛后,走进咖啡厅小憩。不多时,之前还阳关明媚的天空却突然阴沉了下来,过了一会便下起狂风暴雨,街上行人纷纷躲到屋檐下避雨。

“真是幸运,我们两个。”L看着窗外开口。

“是啊……昨天天气预报明明显示的是晴天,所以害的大家都没有准备吧。”

“这也不能怪气象台。蝴蝶效应的初值敏感性注定再伟大的气象学家也预测不准天气。不过说道蝴蝶效应——夜神君,我总觉得现在能和你坐在这里就像做梦一样。” L突兀道。

“什么?”月脑内顿时警铃大振。当一个理性的人说出感性的话语——那正是最应当提高警惕之时。

“我本不应该和你...

【月L】Entice

又名吃冰激凌的艺术

如果我想要些什么,相比起直接开口索求,我更喜欢设置一些诱饵,将欲求之物诱入陷阱

特别是面对同样强势的人。不觉得这样才更有趣、更有征服感吗。

而我,恰巧爱极了征服

就像此时,我想要夜神月吻我。但直接开口要太没有挑战性了……

月君就坐在我旁边,在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卧室里。我悄悄地用余光瞥他。他低着头,卧室温暖的灯光打在他漂亮的茶褐色发丝上,虽然我的审美一直认为凌乱更有美感,但我真的很喜欢他的整洁的发型——唯独他的,那让他看起来——我不必吝啬夸他——高贵又非常英俊帅气。他偶尔遇到难题,微微皱起眉头的样子也很迷人。特别是……哦天呐,那双唇。那极其柔软的两畔上闪动着流光溢...

Blessed?Cursed!

平凡的人有永远也没法有所成就的痛苦,而天才另常有被精神重负逼压的几近疯狂的痛苦。
作为一介凡人,因为太过平庸以及我的没有毅力改变,自杀的念头是常有的,然而想想太痛了还是免了,就这样我选择了继续挣扎下去。
以前我经常觉得不公,因为我一直以来接受的教育都这样说:「生命是美好的」……那为什么我活的这么痛苦?
后来有一天我终于幡然醒悟:上帝并没有这么说。
每个人在从上帝手里接受生命的那一刻,那也许并不是礼物,而是……惩罚。
我们不是接受祝福亲吻的孩子。
我们都是被上帝诅咒了的孩子。
这注定了所有人,不管是凡人亦或是天才,只要还选择手捧生命,必将不断挣扎。
生命的本质从来不是幸福,而是直到死亡来临才会终结的痛苦。

【社狗|知乎体】被父母花式秀一脸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

知乎用户|吾辈为猫
谢邀。
我们家组建的过程比较复杂不想赘述,但从我们现在的相处模式,可以简单的理解为我是养女,有两个爸爸(为了便于叙述,之后称呼uke爸爸为妈妈)。爸爸是德国人,我所在的高中的物理老师,妈妈是家庭主妇,比我就大一点。他们互相称呼对方“小白/小黑”,光听称呼已经被秀一脸了吧?别激动,这还根本不算什么。
妈妈属于那种特别正经严肃甚至有些迂腐的人,平时没穿胸罩在家里跑来跑去就会被他说。这不今天校服裙子穿的短了点,他又开始他絮絮叨叨的说教了:“没有羞耻!女孩子家家的成什么样!你这样子会被别人看不起的!一言大人曾经说过@#¥#%&*%…%@&@#@#¥#%&*%…%@...

© AloofLu | Powered by LOFTER